首页>>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收藏 > 艺术评论

雪隐鹭鸶,柳藏鹦鹉,好一个蹊跷——浅析徐渭的艺术作品价值

来源:环球文化网  http://imjttl.com     编辑:小辉 2019/12/26

文|刘银叶

      徐渭是明代著名的戏剧家、军事家、思想家、戏曲评论家、诗人、辞赋家、书法家、画家!三十年前我不知道有个画家徐渭,但绝对知道有个戏剧家徐渭。因我的家中在我读中学时就有着一部厚厚的线装影印书《盛明杂剧》。这部杂剧中的《四声猿》是我反复读过后,梦魂萦绕至今难忘的作品!尤其是《狂鼓史渔阳三弄》这部戏曲,读后令人一咏三叹,徐音绕梁。

      袁公那两家,不留他片甲。刘琮那一答,又逼他来献纳。(那孙权呵)几遍几呼,(玄德呵)两遍价。抢他妈妈,是处儿空城战马,递年来尸满啼鸦!(《鹊踏枝》徐渭)

      (又一女唱)丞相做事太心欺呀,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引惹得旁人晓打蹊,打跷蹊!说是非呀,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雪隐鹭鸶飞。始见呀一个跷蹊,一个跷蹊。柳藏鹦鹉跷打蹊,打跷蹊。语方知呀,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进判酒》徐渭)

      我读过不少古代剧本,《判进酒》的这个词牌的唱词写到徐文长这个水平,当时还是不多的!看似用词反反复复,颠来倒去,其实是将文字的应用发挥到了最佳状态。每将一个字词调换一下位置或重复一次,都能让剧中人的唱词加强语气,仿佛一声声严正厉词的讼诉与控告,对无穷的冤屈歇斯底里的呐喊!其实这也是徐渭的一种心灵独白!

      《四声猿》是徐文长对黑暗社会亲身体验、深刻认识后的忧愤之作。他的剧情以及每一曲词牌与唱词都是对当时黑恶社会的鞭笞!剧中的艺术形象,既是对他自我体会的社会生活的集中概括与表现,又是其自身坎坷遭遇的真实写照。剧本以借古讽今、指桑骂槐的形式,用以高超的文学水平将大明朝的黑暗表达得入木三分且淋漓尽致!

      以《狂鼓史》为例,徐渭的好友沈炼惨遭严嵩死党的无辜杀害,激起他无限的悲恸与愤慨!好友的迫害与残杀使他看透了大明这个人妖颠倒的黑暗社会。于是就以自己屡受摧残而又报国无门的悲惨遭遇为文学素材,以沈炼为生活原型创作了流传至今的剧作《狂鼓史》。这个剧本塑造了“气概超群、大义凛然、才华出众”的人物祢衡,并且借祢衡之口历数奸雄曹操的污点与罪状。骂得痛快淋漓,笔酣墨饱!唱词中有一股不可遏制的豪气充溢于字里行间。
      徐渭的《狂鼓史》(弥衡击鼓骂曹)是作者假借描写三国祢衡死后在阴间骂曹操的情节,来影射当时的奸相严嵩。剧本构思奇巧,剧情紧扣主题,台词文采四溢。
      其文学才华表现了他对戏剧创作卓越超群的组织剪裁技巧,丰富而深达的幻想力,富有高度而雄浑的文学修养,剧中唱词字字入情、句句刻骨,在嬉笑怒骂中不失雄浑而高阔。作品通过酣畅淋漓的曲词与对白,把封建社会奸相的蛇蝎心肠和丑恶嘴脸,揭露得体无完肤,丑态极至。情节生动而有趣,语言辛辣而协律,本色之处,堪拟元人关汉卿,白朴等人之大剧!读后给人以畅气迴肠的感受,其对后人的影响是经久不衰的。

      徐渭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戏剧家,同时也是一位才情四溢的戏剧理论家!他的《南词叙录》是我国第一部系统研究南戏的理论专著,也是宋、元、明、清四代专论南戏的唯一著作。他可以算是嘉靖、隆庆年间最杰出的戏剧评论家。
      《南词叙录》对后人研究戏剧同样有着先锋似的作用和影响!它的犀利批评文风令后来的诸多戏剧理论家所叹服!

      论水墨花鸟画而言,他是青藤画派当之不愧的开天鼻祖。徐渭常以书法来入画,画的时候往往随性而自然,用笔随心所欲,狂狂野野,在纸笔之间,所有创作出来的作品,只要跟随着心境和用意走就行了。所以他的画具有丰富的表现力和艺术情感。读徐渭的画,仿佛一个人独自走进冬天之深山峡谷,高天寒流滚滚,悬崖古柏森森,时不时听到几声猿啼与鸦鸣,使人感到无奈而又悲怆,茫然而又高远。诚然,这是和他的个性与生活阅历分不开的!因为他一生坎坷,饱受风霸。虽然学富五车才气惊人,但六亲皆散,加上数年牢狱之灾,和几次屡试不中,且有多番自杀不成的行径,实在是令人嗟叹不已!

      徐渭的水墨作品里流露着他的才华、他的血性,同时也饱含着他的凄楚、他的癫狂。他以他的血性和狂傲入画,天与人、物与景皆合。所以徐渭的画里,每一幅都是他自我灵魂的渲泄,是一种灵魂与艺术的高度结合,是常人没法比拟的!

      站在徐渭的画前,常人十有八九不会太喜欢他的作品,它既没有鲜艳的色彩,又没有规矩和章法。而真正读懂了徐渭的人,就会把他的画当作他的人来读,他的痴狂与疾恶如仇都融在了书中画间,看透了朝廷的黑暗才有了这些墨色映黑如血的逸笔与疯狂的发泄!

      徐渭在世时曾评价自己:“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
      显然,在他心目中自己的画排在最末位的,但实际上,后人对他的画作评价是最高的。(后人也都效仿徐渭,如齐白石等近代名家也都是称自己诗第一,书第二,画第三。。。艺术名家都这么自我排例,自然有他们的理由与个人观点!)

      徐渭虽然活到了七十二岁,但他存世的画作不多,主要结集于他的人生后期。徐文长的绘画生涯虽然不长,但却给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一座无法逾越的绘画丰碑。在后面几百年的绘画历史中,他的作品永远是独树一帜的!

      徐渭的绘画成就主要体现在水墨大写意花鸟画方面,以他《墨葡萄图》和《梅花》为例:

      《墨葡萄图》是一幅很能代表徐渭水墨大写意风格的作品。此画是描绘枝叶从右向左伸去来的一丛葡萄,由于枝条伸出了画面,似不经意的信笔挥洒,犹如狂人乱舞,但藤条错落低垂而别致,枝叶纷披,葡萄晶莹剔透,如珠玉走盘,掷地有声。徐渭以豪放泼辣的水墨技法造成动人的气势和颗颗葡萄晶莹欲滴的效果,所呈现的那种蓬头粗服的美,更显示出它的构图奇异,具有一种野味古拙的生机。正如他自己所说:“信手拈来自有神”、“不求形似求生韵”。画的上方是那首著名的肆意狂舞的题诗:“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这首诗的意思是说自己一生潦倒,现在已经变成老翁了,就像一颗无人识货的珍珠,随随便便地被扔在草丛里埋没了。诗里的“明珠”落实到画面上显然就成了这幅与众不同的葡萄。
      也正因为徐渭画画的目的是发牢骚,他的画中处处似一个狂人在发泄他的不满情绪,所以画得像不像,对徐文长来说并不重要。叶子和葡萄都画得十分粗疏,乍一看,简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且构图也好象没有任何道理,非常的随便,既不讲究画面的平衡,也不讲究枝,叶,根的稳妥。葡萄的枝干硬生生插进画面上,没有来历,也没有去向。好象是自由生长大庭院里的空气,让人摸不着边际,却又能紧紧地依附着艺术的灵魂!最有韵味的是那首诗,虽然字迹很野蛮,只顾顺着笔画写,笔墨间仿佛一个疯子的呓语,字与字之间、文字与画面形象之间完全没有呼应。看起来是胡乱涂写,但点画非常生动,让人在数百年后似乎还能听见他的笔划过纸面的声音。仿若狂风抢地,横扫千军。他的行草字势欹斜跌宕,令人联想到画家不平的人与经历。
      在《梅花》一画中,他又以狂草的笔法入画,用笔墨奔腾恣肆直抒胸臆。以淡墨写老杆,水墨淋漓、干湿浓淡一气呵成,辅以小枝重墨,行笔迅疾如秋风吹叶,虚实相生。数朵淡淡的妙趣横生的梅花,零落枝头无知己,使人寒意凉透!勾圈梅花灵动而富有变化,梅花不追求一笔的到位和形似,而求笔势的连接、映带尔尔。追求“舍形而悦影”、“不求形似求生韵”的艺术效果!
      怪不得郑板桥和齐白石都愿做他的走狗!

      纵观徐文长的大写意水墨画,既有梧桐树的高耸入云,也有雄鸡独立岩石上的引吭高歌,既有石菊的狂野孤傲,亦有兰花的孤芳自赏……走笔如飞鹰扫兔,气势若阵马飞樯,野野狂狂,不拘一格!
      他把文人画的(写)发挥到了历史的极致。他以草书的笔法(写)葡萄(闲抛闲掷野藤中),(写)梅花却(从来不见梅花谱),这是在明代的花鸟画中绝无仅有的!诗如其人,画亦如其人,从徐文长的诗画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放荡不羁,桀骜不驯的狂傲文人的风骨,读他的画就如在读他的诗与戏曲,那么隽永,那么神奇耐看!
      徐渭的画虽然已是拍到上千万一幅的天价了,但比起近当代十位画价过亿甚至数亿的画家来,他连名次都排不上!

      艺术是无价的,也不是所有艺术品都能够用金钱可以去衡量高低的!商业的画价只是商人玩的一种游戏,与艺术水平的高低无关!如果硬要说金钱可以衡量任何艺术作品的价值的话!那么徐文长的画价,理所应当比当代活着任何画家之最高画价还要高出一百倍甚至一千倍!

      徐渭生前不看重金钱,死后更不会看重金钱!他的画有他的魂魄相依。如果他在九泉有知,也是会对这种商业与金钱腐蚀着艺术的无知行为嗤之以鼻的!

已亥畅月廿五日     

【来源:环球文化网】

———————————————————————————————————————————————

【免责声明】: 凡注明 “环球文化网” 字样的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环球文化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环球文化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环球文化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作品内容的实质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转载内容涉及版权或者其他问题,请投诉至邮箱 bj@hqwhw.com 。

更多>>艺术资讯